我的位置: 金沙城娱乐场网址大全 > 普法园地 > 务实探讨 > 正文
务实探讨 News
务实探讨
增资协议解除后,投资人能否要求企业返还增资款?
时间 : 2022-02-04 16:22:00   点击量 : 
增资协议解除不发生恢复原状、返还增资款的法律效果

唐青林 张德荣 贾伟波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

阅读提示:增资协议作为一种无名合同,系投资人与目标企业之间就新增目标企业注册资本达成的合意,适用《民法典》第566条关于合同解除法律后果的规定。问题在于,如果出现了协议各方当事人约定的解除条件,导致增资协议解除,那么投资人能否要求企业返还增资款?

裁判要旨
增资协议的解除虽然适用《民法典》第566条的规定,但协议解除的后果,实际是处理投资人作为股东的退出问题。在增资款已转化为企业资本的情况下,应当适用《企业法》关于企业资本维持的特别规定,投资人不可任意抽回出资。在股权转让、目标企业完成法定减资程序或解散等情形后,投资人方可取回投资款。

案情概况
一、2017年5月9日,投资方上海富电企业(甲方)与目标企业物华企业及其原股东北方能源企业、西北工业企业等签订增资协议书,协议书约定甲方对目标企业增资8400万元,增资完成后,甲方持有目标企业66.667%股权。
二、后甲方未按约定支付二、三笔增资款共计5880万元。2018年1月25日,北方能源企业、西北工业企业、物华企业共同委托律师向上海富电企业发出律师函,通知解除该协议。上海富电企业于次日收到该律师函。
三、西北工业企业、北方能源企业向一审法院诉讼请求:1. 确认增资协议书解除;2. 上海富电企业支付违约金690.15万元;3. 上海富电企业赔偿损失68万元。
四、一审法院判决如下:1. 确认增资协议书于2018年1月26日解除;2. 上海富电企业支付违约金300万元。
五、上海富电企业不服,向上海一中院提起上诉。上海一中院判决如下:1. 确认增资协议书于2018年1月26日解除;2. 上海富电企业支付违约金100万元。

裁判要点
本案争议焦点为:增资协议书解除后(各方均认可增资协议书已解除),上海富电企业已实际缴付的增资款应否予以返还?
上海一中院认为:(1)虽然《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但本案中投资人主张恢复原状、返还钱款,仍须基于增资协议书的性质、钱款的性质,依照《企业法》的具体规定处理解除后果。(2)投资人投入的3,250万元增资款是其作为目标企业新股东所需缴纳的出资,在经过企业章程修改及工商变更登记后,其股东身份、认缴数额、股权比例及企业注册资本均已对外公示,该3,250万元增资款转化为企业资本性质,已形成企业资产。(3)投资人要求返还出资,本质上系基于其股东身份的退出。而股东退出企业,包括采取何种退出方式、资本、股权的处分等等,亦应当适用《企业法》作为特别法的相关规定。投资人要求将其出资直接返还以“恢复原状",实质上等同于股东未经法定程序任意抽回出资,将造成企业资产的不当减少,显然有违企业资本的确定、维持和不变原则,直接影响企业的经营能力和债权人利益保护,故投资人的该诉求不能成立。

实务经验总结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唐青林律师、李舒律师的专业律师团队办理和分析过大量本文涉及的法律问题,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大量办案同时还总结办案经验出版了《云亭法律实务书系》,本文摘自该书系。该书系的编辑全部是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战斗在第一线的专业律师,具有深厚理论功底和丰富实践经验。该书系的选题和写作体例,均以实际发生的案例分析为主,力图从实践需要出发,为实践中经常遇到的疑难复杂法律问题,寻求最直接的解决方案。
增资协议的本质属性是“合同”,依据《民法典》第566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
然而,增资协议的性质具有特殊性,这种特殊性在于,当增资事项记入目标企业章程,投资人取得目标企业股东资格,增资法律关系已开始受《企业法》调整。增资协议解除后的“恢复原状”请求权的实现则关乎《企业法》下的资本维持原则,本案体现了增资协议解除下《民法典》与《企业法》竞合时的处理规则。
法院在本案的处理中,并未根据《民法典》的相关规定,判定投资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补救措施等,而是根据《企业法》相关规定和理论,认为增资协议履行的后果是目标企业将投资人的出资吸取为其资产,投资人据此取得目标企业的股权。企业资产未经法定程序不得被非法抽回,故一旦增资协议解除,投资人能否取回投资款,应当根据《企业法》的特别规定,在股权转让、目标企业完成法定减资程序或解散等情形后,投资人方可取回投资款。
在此,云亭律师对投资人提出以下建议:
1. 投资人作为平等理性的商业主体,在投资前首先应当委托律师等专业人士全面审查投资标的,尽到必要的注意义务。投资人应根据自己的资金实力、风险承受能力审慎投资。
2. 实践中,投资人可以依法解除增资协议的情况包括:(1)企业拒不办理工商变更登记;(2)增资行为未经过企业股东会议决议通过,企业股东会亦不予追认;(3)企业股东主张投资人的认购行为侵犯其优先认购权;(4)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未完成时,企业已注销,致使增资目的无法实现。
3. 投资人可以依据协议约定要求解除增资协议,但协议解除后,《企业法》中的“资本维持原则”是阻碍《增资协议》解除后适用《民法典》规定的“恢复原状”的依据,故投资人要求目标企业返还投资款的诉求通常难以实现(这是司法实践中的一致裁判观点,参见延伸阅读部分)。
4. 企业资本一经增加,非经法定程序不可随意变更,但其他股东对投资人的承诺可以认定有效,并可以实际履行(详见延伸阅读部分案例2)。建议在增资协议中约定:若出现一定的条件,标的企业原股东承诺向投资人返还投资人已支付的增资款。
5.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此处增资协议法律后果的判断系以投资人已经成为目标企业股东、增资款已转化为企业资本为前提,否则,不存在对于债权人资本信用的保证,更无从谈起投资人的出资不得抽回。
云亭律师注意到,根据最高院的相关裁判观点,案涉增资款尚未在工商登记部门办理变更登记的,该增资款对企业债权人尚未产生公示效力,企业债权人尚无需要保护的信赖利益,案涉《增资协议》解除后返还投资款,并不涉及因抽逃出资或不按法定程序减资损害企业债权人利益的问题。因此,《增资协议》解除后投资款的返还不需要履行法定减资程序,投资人可以直接要求企业返还增资款(见延伸阅读部分案例3)。

(我国并不是判例法国家,本文所引述分析的判例也不是引导性案例,对同类案件的审理和裁判中并无约束力。同时,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司法实践中,每个案例的细节千差万别,切不可将本文裁判观点直接援引。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律师对不同案件裁判文书的梳理和研究,旨在为更多读者提供不同的研究角度和观察的视角,并不意味着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律师对本文案例裁判观点的认同和支撑,也不意味着法院在处理类似案件时,对该等裁判规则必然应当援引或参照。)

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已失效)
第九十七条 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第五百六十六条 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请求恢复原状或者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请求赔偿损失。
合同因违约解除的,解除权人可以请求违约方承担违约责任,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
第三十五条 企业成立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
5.【与目标企业“对赌”】投资方与目标企业订立的“对赌协议”在不存在法定无效事由的情况下,目标企业仅以存在股权回购或者金钱补偿约定为由,主张“对赌协议”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撑,但投资方主张实际履行的,人民法院应当审查是否符合企业法关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及股份回购的强制性规定,判决是否支撑其诉讼请求。  
投资方请求目标企业回购股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企业法》第35条关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或者第142条关于股份回购的强制性规定进行审查。经审查,目标企业未完成减资程序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诉讼请求。
投资方请求目标企业承担金钱补偿义务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企业法》第35条关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和第166条关于利润分配的强制性规定进行审查。经审查,目标企业没有利润或者虽有利润但不足以补偿投资方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或者部分支撑其诉讼请求。今后目标企业有利润时,投资方还可以依据该事实另行提起诉讼。

法院判决
以下为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就“增资协议书解除后,上诉人已实际缴付的出资款应否如其诉请予以返还”的详细论述: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对于一审判决确认系争增资协议书于2018年1月26日解除均无异议。……二审的争议焦点在于:……增资协议书解除后,上诉人已实际缴付的出资款应否如其诉请予以返还?
……关于争议焦点二,涉及增资协议书解除后果的处理。结合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各方的诉辩意见,又可以分为以下两个问题:一是在上诉人出资已经完成认缴及工商变更登记的情况下,能否以《合同法》关于合同解除的规定为依据,主张由合同相对方返还已实际缴付的出资款?二是上诉人主张由被上诉人西北工业企业、北方能源企业承担还款、赔偿责任、各小股东及目标企业承担连带责任,有无法律依据?
本院认为,首先,系争增资协议书系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对其合同效力应予认可。该协议中,各方当事人约定了合同解除条件,依据《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九十四条的相关规定,该增资协议书可予解除。其次,《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因此,本案中上诉人虽主张恢复原状、返还钱款,但仍须基于系争合同的性质、钱款的性质,依照法律的具体规定处理解除后果。其三,从增资协议书的约定来看,上诉人投入的3,250万元是其作为目标企业新股东所需缴纳的出资,并非是对被上诉人西北工业企业、北方能源企业享有的普通债权。在经过企业章程修改及工商变更登记后,其股东身份、认缴数额、股权比例及企业注册资本均已对外公示,该3,250万元转化为企业资本性质,已形成企业资产。其四,上诉人所谓因增资协议书解除而要求返还出资,从本质上说,系基于其股东身份的退出。但正如上述认缴、出资、登记等均需由各方当事人按照《企业法》关于企业增资的程序完成,股东退出企业,包括采取何种退出方式、资本、股权的处分等等,亦应当适用《企业法》作为特别法的相关规定。其五,上诉人要求将其出资直接返还以“恢复原状",实质上等同于股东未经法定程序任意抽回出资,将造成企业资产的不当减少,显然有违企业资本的确定、维持和不变原则,直接影响企业的经营能力和债权人利益保护。
综上所述,本案系争增资协议书的解除虽然适用《合同法》规定,但协议解除的后果,实际系处理上诉人作为原增资股东的退出问题。在上诉人出资已转化为企业资本的情况下,应按照《企业法》的特别规定适用实行。现本案各方当事人虽均确认协议解除,但未予明确上诉人退出的具体方式,如通过股权转让、股权回购、企业减资、企业解散等,更未经相应的法定程序,上诉人仅就返还出资一节单独提出主张,不符合《企业法》的规定,本院不予支撑。

案件来源
上海富电科技有限企业与西北工业集团有限企业等企业增资纠纷上诉案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2019)沪01民终11265号】


延伸阅读

在检索大量类案的基础上,云亭律师总结相关裁判规则如下,供读者参考:

裁判规则一:《增资扩股协议书》的解除既应遵循《民法典》的规定,亦应不违背《企业法》的相关要求。《增资扩股协议书》虽已解除,但根据《企业法》的规定,股东通过增资向企业已交纳的出资无论是计入注册资本还是计入资本公积金,都形成企业资产,未经法定程序股东不得请求返还。

案例一:浙江新湖集团股份有限企业与浙江玻璃股份有限企业、董利华、冯彩珍及一审第三人青海碱业有限企业企业增资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申字第326号】

最高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新湖集团已注入青海碱业的资本公积金能否返还。《增资扩股协议》是由青海碱业原股东浙江玻璃、董利华、冯彩珍与新股东新湖集团就青海碱业增资扩股问题达成的协议。在该协议履行过程中,因浙江玻璃的根本违约行为,新湖集团采用通知方式解除了该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本案《增资扩股协议》解除后,新湖集团请求判令浙江玻璃、董利华、冯彩珍返还其出资款中的资本公积金336884976.80元。但《增资扩股协议》的性质决定了新湖集团所诉的这部分资本公积金不能得以返还。《增资扩股协议》的合同相对人虽然是浙江玻璃、董利华、冯彩珍,但合同约定增资扩股的标的却是青海碱业。合同履行过程中,新湖集团也已将资本金直接注入了青海碱业。青海碱业系合法存在的企业法人。浙江玻璃、董利华、冯彩珍均不再具有返还涉案资本公积金的资格。至于青海碱业能否返还新湖集团已注入的这部分资本公积金,关乎资本公积金的性质。新湖集团认为,本案中其因《增资扩股协议》注入的资本公积金不同于《企业法》中规定的‘出资’,可以抽回的主张,依据不足。股东向企业已交纳的出资无论是计入注册资本还是计入资本公积金,都形成企业资产,股东不得请求返还。二审判决未支撑新湖集团返还资本公积金的请求,并无不当。”

案例二:卓桂生与纪定强等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811号】

最高院认为:“企业资本一经增加,非经法定程序不可随意变更,但其他股东对出资者的承诺可以认定有效。从查明的事实看,《投资合作协议》成立以后,纪定强已于《投资合作协议》约定的2012年12月31日前完成了支付2250万元的义务,并不存在违约情形。而茂钰企业、卓桂生未能按照《投资合作协议》第三条的约定按期成立万业基企业、金品企业、加工企业和销售企业,显然已构成违约。经合法工商变更登记程序,纪定强成为持有茂钰企业25%股权的股东,同时,纪定强积极参与了对茂钰企业的经营管理。虽然卓桂生与茂钰企业的行为违反了《投资合作协议》约定,根据合同第10.4条,纪定强有权要求返还款项,但合同中的自由约定应以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为前提。纪定强要求茂钰企业返还与增资额等额款项的诉请涉及企业资本制度,企业资本制度多为强行性规范。《投资合作协议》约定纪定强以2250万元的对价获得茂钰企业25%的股份,其中360万元注入注册资本,1890万元注入资本公积,但无论是注册资本还是资本公积,均是企业资本,企业以资本为信用,企业资本的确定、维持和不变,是保护企业经营发展能力,保护债权人利益以及交易安全的重要手段。纪定强对茂钰企业具有相应股权,只能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抽回出资。但卓桂生在合同第10.4条中承诺若其违约,将返还纪定强于本次增资款等额款项的约定,并不损害企业及企业债权人的利益,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当认定有效。卓桂生向纪定强承担违约责任后,因纪定强在茂钰企业的股权失去了对价,卓桂生可以实际出资人的身份对其权益归属另行主张。”

裁判规则二:增资款尚未在工商登记部门办理变更登记的,该增资款对企业债权人尚未产生公示效力,企业债权人尚无需要保护的信赖利益,案涉《增资协议》解除后返还投资款,并不涉及因抽逃出资或不按法定程序减资损害企业债权人利益的问题,故投资人可直接要求目标企业返还增资款。

案例三:韩梧丰、邬招远企业增资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1738号】

最高院认为:“关于二审判决解除投资协议及返还投资款是否属于错误适用企业法有关股东不得抽逃出资的规定。邬招远、宝威企业认为真金企业的出资款已转为占空比企业的法人财产,二审判决解除投资协议、返还投资款,违反了企业法关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的规定。再审审查过程中,各方当事人均确认,真金企业增资占空比企业的2000万元尚未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进行增资变更登记。企业法规定股东不得抽逃出资,以及企业减少注册资本应当履行相应的法定程序并依法向企业登记机关办理变更登记,主要目的之一在于保护企业债权人的利益。案涉2000万元增资款尚未在工商登记部门办理变更登记,该增资款对企业债权人尚未产生公示效力,企业债权人尚无需要保护的信赖利益,真金企业依约定条件解除案涉《增资协议》并请求返还投资款,并不涉及因抽逃出资或不按法定程序减资损害企业债权人利益的问题。综上,二审判决真金企业依据《增资协议》5.3条可以行使解除权并判令韩梧丰、邬招远、宝威企业对占空比企业返还真金企业的增资款、利息及违约金承担连带责任不属于事实认定不清和适用法律错误。”

来源:微信公众号:企业法权威解读
原创:唐青林 贾伟波
【版权声明】
  文章转载于网络,版权归原编辑所有,仅供内部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联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